?
  • 借光熟人社交的“老友记”式综艺,给行业什么启示?

    标签: 综艺节目艺人 来源:清娱作者:米洛2019-05-24
   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,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
    [摘要]

    熟人逻辑是综艺领域的通用方法论

    初看《我们是真正的朋友》,给人的观感如同vlog般的流水账游记,再耐着性子看到第二期,竟是是被“原生友情”感动的大型“真香现场”。实质上第二期节目也没有特别的故事线,唯一让人记住的主题“看帅哥”,但因从少女时期便结下的友谊的大S、小S、阿雅、范晓萱,四姐妹在镜头面前的自然感让人“极度舒适”。截至稿前,节目豆瓣评分8.9分。

    从《向往的生活》里每期一遇的“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”,到《我们是真正的朋友》里相识20多年四姐妹的集体出游,“老友记”式综艺在当下愈发受到观众亲睐。在笔者看来,老友记式综艺是以节目为载体,娱乐圈熟人社交的现实衍生,即熟人社交综艺化的体现,但如何做到真实自然地打动观众却并非易事。

    为什么观众会喜欢看

    “老友记”式综艺?

    一方面,或与当下娱乐圈塑料兄弟、姐妹情过多有关。当下,炒CP是短期获得曝光度的最佳方法,但达到预期之后,“分道扬镳”的大有人在,这样案例频繁出现让人不由得开始对娱乐圈的友情产生信任危机。

    但在《我们是真正的朋友》当中,四姐妹吵架时,网友不会批塑料情,反倒是边看边乐呵评论,“当你觉得她们吵架是剧本的时候,请你相信,那就是剧本哈!”的确,第一期节目里在餐厅的吵架确实是四姐妹愚人节的恶作剧。

    “老友记”式综艺的嘉宾与娱乐圈塑料情不同之处在于,嘉宾们之间的感情经历过了岁月风雨的“冲刷与摧残”——《向往的生活》里黄磊、何炅与《我们是真正的朋友》里四姐妹之间的感情都长达数十年。观众对于这样的原生友谊既信任又向往,也让节目有了坚实的观众基础。

    但值得注意的是,情怀杀并非金钥匙。东方卫视曾经推出过体验型励志真人秀《青春同学会》,邀请中央戏剧学院、北京电影学院、上海戏剧学院中的明星毕业生,带领他们回到充满青春气息的校园时光,完成一次高难度的公演挑战,但并未让这一波“情怀杀”成功发酵。

    在笔者看来,对于“同学”这一概念,观众所知道的更多是黄晓明和赵薇,郭京飞、雷佳音等。而《青春同学会》这档节目中邀请的明星嘉宾知名度不一,往日在公众视野里也不曾有过多交集,故而在节目中的表现更显得刻意得如“逢场作戏”一般,进入了节目组营造的情怀杀氛围里自嗨。

    另一方面,嘉宾之间的相熟会给观众提前的心理照应。在《向往的生活》二、三季里,彭昱畅和张子枫都有互分碗里的食物,但基于其二人在电影中兄妹CP的印记,反倒是兄妹形象在观众心中进一步深化。但在《我家那闺女》当中,首次和吴昕见面的黄研,当吴昕手里拿着东西帮忙系鞋带以及吃完后擦嘴,引发热议被指油腻,这是源于二人是“初见”的关系,观众在心理层面上难以接受。

    对于嘉宾本身而言,与多年好友上综艺节目,状态会更自如,话题也会更自然,尤其是对于小S这类需要旁人接梗的艺人来说尤为重要。在《康熙来了》收官之后,小S北上做了《姐姐好饿》《真相吧!花花万物》《小姐姐的花店》等综艺节目,但话题度和口碑皆是平平,也一次次证实其为主场的S式综艺市场空间被挤压。

    相对而言,小S反倒是在阿雅的《奇遇人生》、大S的《幸福三重奏》担任飞行嘉宾表现更有话题度,出现在好姐妹综艺里的小S又成为了长不大的死小孩,这源于节目里有懂她的人,能接梗有话题,不再尬聊。对于嘉宾录制体验和观众观看体验而言,“老友记”式综艺是一大舒适区,给人一种“此心安处是吾乡”之感。

    飞行嘉宾与主人公的贴近性

    是故事延展的关键

    《向往的生活》与《我们是真正的朋友》一大区别在于,前者每期都有飞行嘉宾的加入。对于以《向往的生活》这类“固定MC+飞行嘉宾”的节目模式而言,当期节目呈现的最终效果与飞行嘉宾所贡献的增量有很大关系。故而无论是《向往的生活》这类生活纪实服务类节目,还是《亲爱的客栈》《中餐厅》等经营类节目,这一类慢综艺所请的飞行嘉宾大都是与主MC有关联的嘉宾。

    《向往的生活》三季以来,所请的嘉宾大都与圈内人缘好的黄磊、何炅相关,以第三季第一期为例,黄舒骏为黄磊好友,而“超女”周笔畅、叶一茜、黄雅莉、纪丹迪则是何炅一路见证成长。但这一季少了爱social的刘宪华,为了避免彭昱畅落单,邀请与其共同出演过电影《快把我哥带走》的张子枫加入,新加入的张子枫相对闷,而延续“吃货”人设的彭昱畅在与飞行嘉宾的相处中并不出彩。整体节目调性还是靠黄磊和何炅在支撑。

    这样的制作逻辑在其他节目也得以体现。以刘涛和王珂连续经营两季的《亲爱的客栈》为例,所邀请的飞行嘉宾也大都是和刘涛产生过交集的嘉宾,一方面,是在其他综艺节目中合作过的艺人,《花儿与少年》李菲儿、郑佩佩,《跨界歌王》里的胡杏儿等;另一方面是合作过的演员,一起出演过《欢乐颂》的王子文、杨紫、乔欣,共同出演过《琅琊榜》的陈龙等等,剧集的好搭档再到综艺节目当中合体,呈现剧集之外演员相处的真实状态,满足剧粉希望演员合体的愿望。

    反观同是民宿经营的《青春旅社》,其常驻嘉宾就有12位,一整季节目当中陆续来了10位飞行嘉宾,在强大的经营阵容之下,外加还有客人,整体人物关系旁骛复杂,显得走量不走心。尽管有李静和戴军这对合作多年的铁磁存在,但依然无法支撑起全季的人物故事线。某些节目组为了加速嘉宾之间的熟悉度,会在录制前玩一些团体游戏拉近嘉宾之间的距离,但这一方法仅适用于儿童类综艺节目,但与成人来说,真正做到走心还是需要时间。

    熟人逻辑是综艺领域的通用方法论

    《向往的生活》的节目流程用第三季的主题曲形容最为合适——《平凡的一天》,从晨起到夜幕,没有环节感,慢节奏叙述乡村田园生活的美好,而《我们是真正的朋友》则是在无环节的旅行流水账当中通过后期梳理抽取重点内容呈现,比如第二期节目当中,大小S在家未出行,但就蟑螂这一话题便从家延伸到了酒吧,这也就能够理解观众说他们什么都不干都能看一集。

    除了慢综艺,熟人社交逻辑同样可运用到访谈节目当中,以《拜托了冰箱》为例,该节目的制作模式为一次请两位嘉宾,连录两期节目,所邀请的嘉宾基本都是私下有交集,比如最新一期周冬雨和papi酱,还因#papi酱指导过周冬雨毕业论文#登上热搜第一,还有一见面就要比发际线的彭昱畅和沈月,同是东北人的宋小宝和魏大勋,私交不错的酒友张歆艺、李诞等等。

    如若当期嘉宾是私下并不相识,在开冰箱访谈环节的综艺效果会弱一些,以第五季李宇春和关晓彤出席的一二期为例,二人之间私下交集过少,基本上靠何炅走流程,整体内容相对平淡,而李诞、张歆艺期,二人关系熟络,李诞嘴碎会来事,现场认张歆艺当干妈,反倒增加了更多的笑点。在笔者看来,嘉宾的合理搭配与运用也是《拜托了冰箱》在美食综艺千帆过尽之后还能坚持到第五季的一大原因。

    寻找嘉宾的共性与交集对于竞技性综艺同样适用,《高能少年团》里邀请“国民儿女”张一山和杨紫,新一季MC大换血的《奔跑吧》重构人物关系,首期节目在王彦霖和郑恺二人关系上做文章,先是从其二人是校友的关系层面出发,到后续节目当中,成为垃圾大小王,人物绑定式的进程,为新一期节目增加了亮点。

    随着垂直领域综艺的细分,小众圈层类的嘉宾扎堆,也为节目开辟了新的视角。譬如近期的《这就是街舞2》当中,很多舞者是相互熟知的,在入场环节会随采环节为大神打call,在队长选人过程中,也会在下面发表个人意见,多维度、多视角评价舞者表现。

    当下,明星版的生人社交综艺难以激水花,嘉宾从陌生的尴尬感到渐进的熟悉感的套路了然于心,已然厌倦了嘉宾从“我是谁、多少岁、来自哪”等重复式介绍,任何为节目效果的尬演和尬聊都会被冠以“剧本”。对于“老友记”式综艺而言,弱环节感、真实自然不造作是核心看点,熟人社交逻辑是其通用方法论。


    编辑:mary

    猜你喜欢

    ?
    官方微信
    ?
    艺恩数据App

   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

    免费下载
    时时彩怎么玩_福彩排列7客户端下载-湖北11选5是什么 2018世界杯| 王一博| 北京马拉松| 名侦探柯南| 薰衣草| 善始善终| 铁石心肠| 鬼吹灯| 吉利| 帝吧出征香港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