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  • Q2古装剧市场深陷“开播难”,影视公司几家欢喜几家忧?

    标签: 古装剧市场 来源:娱乐独角兽作者:胡洋2019-05-24
   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,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
    [摘要]

    从开年至今,古装剧市场的风波从未停息过。

    从开年至今,古装剧市场的风波从未停息过。尽管在今年3月份末尾,业内盛传已久的“限古令”得到官方解印——为虚假事件。但Q2季度的古装剧市场,明显受其牵连,甚至衍变成“颗粒无收”的现象。据记者初步统计,目前Q2季度顺利播出的古装剧仅为4部,加上刚刚定档的《凤弈》《爵迹·临界天下》也不过6部。其中《新白娘子传奇》《封神演义》为4月初播出,前者已经完结,后者则以“周播”方式更新,故还在持续播出中。

    市场上正在播出的古装题材,实际上,仅有两部。一部为欢瑞世纪出品,于5月6日在腾讯视频独家上线的古装武侠剧《听雪楼》;另一部则是由耀客传媒打造,于5月15日三网(爱优腾)联播的古装权谋剧《白发》。从当前播出境况来看,两部古装剧的播出效应并不算太好,基本只处于圈层狂欢。尤其是在以Q1古装剧“成绩单”为标尺的当下,《听雪楼》《白发》两部古装题材所贡献的市场热度,明显不高。

    一个显而易见的趋势是,在古装剧市场受政策波及,数量骤减的当下,Q2季度的古装剧市场明显不容乐观。而其背后所牵连的多家影视公司,或将持续受其牵连——在以《听雪楼》《白发》为首播的Q2古装剧市场,欢瑞世纪、耀客传媒或许还是影视公司中为数不多的“幸运儿”,更多的将会是如新丽、唐人这样的老牌影视公司所面临的“艰难”生存期。

    欢瑞、耀客“安全”过线,

    古装剧播出即胜利?

    古装剧已经到了“播出即胜利”的阶段?答案为:是的。在多项古装剧的相关限令面前,古装宫斗、古装权谋虽不至于达到“封杀”程度,但是想正常播出基本已成不太可能的事实。最近的一个相关案例,则是前不久在优酷结束热播的《东宫》,该剧播出期间虽无任何“触线”因素,却在播出完结后迎来“下架”命运。网友猜测,因题材中涉及到了“民族”、“权谋”等元素,故而被迫下架,至于何时能够重新上线,已非业内人士关注的焦点。

    古装剧的长期水逆,也让“古装”一词一度成为圈内人士闭口不谈的话题之一。因此,在初闻《听雪楼》《白发》两部古装剧定档之际,外界也对其充满好奇。《听雪楼》是改编自沧月同名的武侠题材,由秦俊杰、袁冰妍领衔主演。从题材类型来看,《听雪楼》虽为古装剧,但其故事背景却是放置在朝廷之外的江湖上,充满东方武侠韵味,故而不属于“政策”监管范围内。

    《白发》则与《听雪楼》情况不尽相同,该剧虽同为小说改编作品,但其原著所涉及到的穿越、宫斗元素,恰好触及“红线”。因此在改编过程中,《白发》在剧情上极力删减其相关元素,着力点放在了剧中主角的成长路线上。该剧在开播之前,为避开政策审核,还曾将原名《白发王妃》改为《白发》,故而得以顺利播出。

    作品的顺利播出,也让其背后公司暂时“松了口气”。众所周知,欢瑞世纪是以“古装剧”发家的影视公司,《宫锁心玉》《古剑奇谭》《青云志》《大唐荣耀》四部“爆款”古装剧,不仅为其带去丰厚的业绩收入,也让其牢牢坐稳剧集公司头把交椅。但这几年,随着自家艺人流失严重、古装剧作品“积压”严重,欢瑞的盈利收入已大不如从前。财报显示,欢瑞2018年的实现营业收入为13.28亿,同比减少15.23%;净利润达到3.25亿元,同比减少23.09%。

    尽管这样的数据,在去年一众亏损的影视公司当中,已经属于还不错的成绩。但欢瑞年报中所披露的“带保留意见”的审计报告,也将问题直接指出。如果《天下长安》今年还不能上映,或许欢瑞将面临《巴清传》之于唐德影视的严重负面影响。

    (欢瑞2018财报部分情况说明)

    此外,除去财报中显示的另一项营收指数——23.22亿元的公司应收账款,也明显较去年(17.2亿元)大幅度增长。这意味着,公司当前还有很多项目处于陆续回款当中,如待播的《秋蝉》《盗墓笔记》等等。《听雪楼》是欢瑞17年开始筹备的古装项目之一,该剧具体投入成本不详,但从演员阵容、服化道来看,成本预计不会太高。但据财报显示,该剧的投入收入大概在2.6亿元左右,此时能够顺利上线腾讯视频,于欢瑞自身而言“播出即胜利”。

    与其情况大抵相似的还有耀客传媒。从剧集体量来看,《白发》虽不为耀客传统的重头戏,但其能够在公司一众项目深受“艺人风波”牵连之际,顺利上线三大视频网站,已属不易。据悉,吴秀波、翟天临主演的《无名侦探》,以及有赵立新身影的《人民的财产》,都将遭到无限期延迟。或许这两部剧重见天日之际也将会是耀客重新冲击IPO之际。

    而在此之前,《白发》的顺利播出,无疑也是为水逆了大半年的耀客传媒迎来“拐点”。目前,该剧的全网播出热度为70.14,虽未能达到“东宫”效应,但好在“播出即胜利”。

    唐人、新丽深受其害,

    被“牵连”的还有哪些影视公司?

    其实,像欢瑞、耀客这样的“幸运儿”,在今年的古装剧市场并不多见。大多数的影视公司都面临着被古装剧“拖累”的局面。以同样以古装剧“发家”的唐人影视为例,该公司曾陆续打造了《绝代双骄》、《仙剑奇侠传》、《步步惊心》、《轩辕剑之天之痕》等一系列古装爆款,且在鼎盛时期拥有胡歌、刘诗诗、杨幂这样的娱乐圈顶级流量。但这几年,与欢瑞世纪发展境况相似,在古装剧发展“受阻”、老牌艺人频频出走之际,唐人影视也面临着重重危机。

    去年,随着旗下的《三国机密》《人生若只如初见》等几部作品顺利上线视频网站,唐人影视迎来初步回暖。唐人影视总裁蔡艺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明确表示,《三国机密》这一个项目收入便达到4亿+。到了今年,唐人旗下的重头大戏全部“押宝”在《梦回大清》和《梦幻西游》两部古装剧身上。

   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,《梦回大清》是一部涉及“穿越”、“宫斗”两大雷区的古装题材;而《梦幻西游》则是以游改IP为核心的玄幻题材,从当前古装剧市场来看,情况并不乐观。即便是后续能够播出,在“玄幻”、“宫斗”热度逐渐退烧的当下,能否赢得观众芳心仍是一大难题。

    与其情况大抵相似的还有新丽传媒,这家以“现实题材”打出市场招牌的老牌影视公司,却在这两年频频布局古装市场。公开资料显示,新丽传媒19年待播的古装剧有2部,分别为《庆余年》和《狼殿下》,从题材和阵容来看,都属于市场期待值较高的作品。但因为这两部题材均涉及到“权谋”元素,迟迟未传出播出消息。而根据新丽传媒与阅文集团签约的“对赌协议”来看,新丽传媒在19年需要实现7亿对赌业绩,其后续两部作品《情圣2》和《渴望生活》都因“吴秀波”,而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后续能否顺利播出仍是问题。

    两部古装剧处于待定状态、现实题材被迫“积压”,这于新丽传媒自身发展境况而言,“路”并不好走。而深受古装剧牵连的影视公司,却绝非只有唐人、新丽两家。上文所提到的欢瑞世纪,虽顺利播出《听雪楼》,可后续还有《锦衣之下》和《天下长安》两部古装剧。《天下长安》导演连奕名曾微博发文,“再改连我都不认识了”,可见其定档之艰难;《锦衣之下》背景定为明朝锦衣卫时期,题材则偏向于悬疑,播出风险上可能要相对较小。

    此外,唐德影视待播的《大泼猴》、正午阳光牵手儒意影业的《孤城闭》,以及儒意影业单独出品的《大明皇妃》、《大宋宫词》等多部古装剧,某种程度上,都面临着上线难的局面。在古装剧频频遇挫、网台标准逐渐一体化的当下,对于那些手持古装项目的影视公司而言,或许真的是“播出即胜利”。在这寒风凛冽的大环境下,或许没什么还能比听到“《九州缥缈录》即将定档”的消息,更令人兴奋了。

    编辑:mary

    猜你喜欢

    ?
    官方微信
    ?
    艺恩数据App

   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

    免费下载
    时时彩怎么玩_福彩排列7客户端下载-湖北11选5是什么 nga| 鹿晗| 阿里云| 126| 朱丽倩| 智联招聘| 王祖贤诵唱经文| 刘维| 白举纲| 鞠婧祎|